相关文章

中国演出市场源代码-独家揭秘演出行业-搜狐音乐

  “演出得邀请领导来撑面子,得给所有支持演出的赞助单位回报,还要给媒体记者票……这些都算最基本的,加上消防、场地等等,需要的赠票多了去了。举个例子,在与赞助商的回报条款里就写着,你方出5万为演唱会制作气球,我方将提供5场门票。伸手的人太多,没有办法啊!”国内操办多多场大型演出的吴先生如是说。

  黄牛党只能深恶痛绝吗?

  中演娱乐主办过滚石30、梁静茹、罗大佑灯大型知名演唱会,其宣传总监张熠明也透露,不少艺人演出合同里头是有上座率要求的,有时候要求必须上座率在8成或者7成以上,当演出门票只销售了4成时,主办方就必须想办法拉观众,这样难免出现大量的演工作票、关系票、甚至流到黄牛手中。“黄牛的存在就是市场的供求关系现实,其实每个大黄牛都是一家小型的票务公司。黄牛的存在跟‘细菌’一样,没有也不行,多了也不行,代表演出市场平衡的杠杆关系,票买的过于糟糕时候,演出商需要一个通路将票流向市场,但黄牛超越演出公司和票务公司的职能时候,就对市场扰乱过大,有的好演出票都在黄牛手中,观众买不到票,这个主办方必须想办法遏制。 ”张熠明说。

  不过张熠明也承认,档票房不好但场面仍被低价或者赠票观众撑起来时,一些不了解行业的外来资本觉得演出会是一个好做的买卖,进而投资,再不充足的市场分析下做的某些投资就是形成了这个演出产业的坏循环……[]